首页 > 园区动态 > 企业动态
园区郑州大发集团董事长唐珂参加“玄奘之路”商学院戈壁挑战赛获得“沙克尔顿”奖杯
发稿时间:2019-07-05 17:14:58 来源:本站原创 【 字体:

5月2日--5日,园区郑州大发集团董事长唐珂作为厦门大学EMBA学员,参加了“玄奘之路”商学院戈壁挑战赛,凭借顽强的毅力和超强的体力,拖着几乎伤残的左腿,与11名“戈14”厦大B队虎贲队队友一起,用四天三夜成功完成了108公里的戈壁征程,获得组委会“沙克尔顿”奖杯,完成了自己人生历程的一次凤凰涅槃般的极限挑战,成为本届“戈14”挑战赛厦门大学队唯一一名河南选手,并被推选为厦大戈14戈友会秘书长,为园区企业和企业家赢得了荣誉和尊敬。

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是在全球华语商学院的EMBA及MBA学员群体中开展的一场体验式文化赛事。比赛路段设在甘肃和新疆交界的莫贺延碛戈壁——史称“八百里流沙”。商学院戈壁挑战赛从06年至今已经成功举办十三次,已有75所国际知名的EMBA及MBA院校参与累计参与人数近万人。

2019年第十四届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,已有近3000名EMBA及MBA学员通过团队结组徒步穿越108公里戈壁,深入体验一个伟大的中国人为求真理只身穿越无人戈壁的生死历程,认识到“理想·行动·坚持·超越”的成功法则在苍茫天地间感受“天人合一”的生命境界,在内心深处寻找到让生命得以攀援上升的巨大能量,从而以更积极、更健康、更持久的动力去拥抱生命中更高的挑战。

“我最大的体会就是:活着真好!”参加完戈壁挑战赛回到园区的唐珂,对生命、友情、亲情、名利和人生都有了脱胎换骨式的深刻理解。他说:

“我想对每棵草、每朵花、每棵树微笑,

告诉它:你是最美的;

我想给每个人一个拥抱,

告诉他:你是最棒的,见到你真好。

我想珍惜每一天的日子,

每一滴水,

每一粒粮食,

每一刻的幸福。”

唐珂回到郑州后,和员工们一起用了五天四夜时间,吃住在办公室,义务为厦门大学本届EMBA学员编印了一本大型画册《玄奘之路:14戈壁行·一世戈友情》,用详实的图片、生动记录了本次戈壁挑战赛的心路历程。

以下节选自唐珂为该画册写的《序》、《一次戈壁行,一生不了情》及部分图片。让园区企业家和员工从中汲取人生的感悟和不畏困难、勇于拼搏的正能量。(文化传播中心 李建伟)

情回戈壁,遥远的西方,遥远的路,遥远的空间无法体会的痛和孤独。如果没有信念,朔漠戈壁中的玄奘之路不会存在,如果没有玄奘,大唐不会声名远播。也许是历史赋予的使命,也许,是人类共享的福德,也许,这个世界上的神灵发现,要有一个人出现来拯救万物。于是,各种考验铺天盖地袭来,想难为这位了不起的僧人,取一本真经,必有九死一生,千苦万痛。但是,僧人一旦发愿,不管地裂天崩,必然义无反顾。

厦大戈14的英雄们,秉承着“嘉庚之路、永不止步”的戈赛精神,也拥有了僧人这般不管天崩地裂的义无反顾,砥砺前行、奋力拼搏,取得了傲人的战绩,诞生了厦大新的戈赛传奇。那么多的片段,那么多的情感,那么多的欢笑和泪水,那么多以为忘记却早已深埋心底的感触。初闻不识戈赛意,再闻已是戈后人,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戈赛!戈赛是一种修行,更是一种涅槃重生! 

重生后的我们,可以骄傲的说,我是厦大人,我是戈14的英雄!

一次戈壁行  一生不了情(节选)

—— 唐珂   

今天是戈壁徒步的第一天,也是体验日,不记成绩。但对我来说,最重要的是怎么做好公益大使,能陪着纪元顺利走到终点。我们五个陪着纪元和他的爸爸,一起走着,刚开始五公里,一切顺利,纪元也很开心,在他眼里,也许这是一件好玩的事情。可是他不知道这是竞技是比赛,他不能理解正常人充满竞争与比赛的世界,也许他是最幸福的,但是他的父母是最辛苦的。他爸爸告诉我,他是先天性自闭症,今年19岁了,教他洗澡这件事情花了十年时间,现在他们夫妻俩都退休了,用微薄的工资,一起陪着他生活。他说,如果能再陪他三十年,那时候我到八十多,也就心满意足了。听着这句话,心头一烫,差点流出眼泪。一路,我俩聊了很多。他说全国自闭症患者有960万。我很吃惊,这么大的数字。那么多的家庭都是怎么生活的呢?深深的陷入了沉思。同样作为父亲的我,有两个健康可爱的孩子,可是每周几乎只有到周末的时候能够陪他们半天。

在这个茫茫的戈壁上,深刻的理解了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。我们的孩子,调皮一点,我就会生气责怪。看看这位父亲,虽然身材矮小,但承担了这样的家庭,把自己几乎全部的爱给了他的孩子,在我心中突然高大起来,肃然起敬。

这一路经过的戈壁滩,漂亮的风车阵。也没有心情去看,去拍照。一路倾听着、思考着,心情很沉重,也忘记了步履的艰难。很快一起到达终点,送别之后,看着他们父子一起离开的背影。暗自想着,一定要学会去爱、懂得珍惜,爱你的孩子、家人、周围的每一个人。

爱心陪伴,在你身后,在你身边。

一路行走  一路情谊 

第一天的行程献出了爱心,也收获了心的感悟。第二天是正式比赛的第一天,但是截至到目前为止,我也不知道比赛的规则,以及我的成绩。对于我这样只在乎自己内心需求的人,对外在的东西放的很彻底。

终于和虎贲队的队友一起出发了,一路继续是风车阵,望不到边,成为茫茫戈壁最美的风景,这是人类和大自然的博弈。天气很好,风景很好,我开始拍照,就一张照片的时间,就和队伍拉开了,也不想跑太快去追赶。就这样,自己一个人跑跑走走,偶尔和厦大其他队友聊着走着,欣赏着风景。

大概到十五公里的时候,温度在40多度,感觉到热,身体也有点透支,同行的戈友们都步履缓慢。快到二十公里的时候,看到前面有个村庄,很多的树,掩映着房屋。眼睛一亮,看到了生机,几乎所有人都提快了速度,向村子跑去。进入村口,看见几个小超市,进去一看,能喝的和吃的都被前面的队友搞完了,小店老板无奈的说,只剩下冻肉了。真是鬼子进村啊,全扫荡。终于看到一个商店,走进去,小屋子里挤满了各个学校的同学们。我只抢到了一块雪糕和一瓶可乐。什么脉动、红牛、纯净水、火腿肠等全被前面的同学扫空了。路过一个十字路口,好不容易搞到一个西瓜,又一起跟农民工一样坐在路边分享了这个美味的西瓜。看到终点还有五公里的牌子,也没有任何压力,就这样一路行走 ,一路开心的聊天走到了终点。

狂风肆虐   生无可恋 

第一天比较轻松的完赛,大汉和夏浩对我也放心了。因为前期打卡,我是跑的比较少的,怕我在最后跑不动,拖了队伍的成绩。第一天晚上,静妈咪告诉我们,明天路途很艰辛,十公里峡谷,气温会突破50度,还有17公里黑戈壁,每个队要增加收队人员,把体能弱的同学保护好。我在想象着最坏的感觉是什么,没有体验就没有发言权。担心高温,就在水袋里多带了两个冰袋。

晚上起了大风,吹的帐篷哗啦啦的响。早晨出发的时候,身体很轻松,只是风更大了,也没有什么感觉。就跟着队伍一起往前走。五公里之后到了峡谷,走进峡谷,一路就是上山,还有大风从峡谷中迎面狂吹,只能低着头,弓着背,一步一步往前走。进峡谷的时候,感觉左腿膝盖内侧的那根筋有点疼,不过膝盖还能弯曲,峡谷走一半的时候,太疼了,左腿不能打弯了,坏了,预感不好。每弯一次膝盖,就剧烈的疼痛,只能拖着左腿慢慢往前挪,终于走出峡谷了。可是风更大,十级大风,呼呼的吹着,我的左腿应该是废了,心里想着,然后一瘸一瘸的往前走。突然看见二薇也痛苦的站在路边,原来她也废了,我们俩就互相掺着,瘸着向前一步一步挪。

静妈咪从后面赶过来了。勇敢的说,来你们俩拉着我。一人掺一个胳膊,我说,静妈咪,你不说五十度的高温吗?哪有啊,这十级的大风沙,我水带里还有两个冰袋,不能用也不敢扔。二薇还在笑我竟然带冰袋,静妈咪说,戈壁的天,小孩的脸,一天三变啊。心里一直在期盼大风快点停下来。这样拖着我们俩走了几公里之后,他也快不行了。他终于放开我俩,气喘吁吁地说,自己走吧,我也不行了。我和二薇竟然把A队大神拉爆了。这时候旺旺过来了,问了我情况后,说,我有膏药给你贴一个,很快就好了。就从小腿把裤子勉强拉到膝盖部位,因为是速干裤,加上沙土,根本拉不上去,勉强贴上膏药,感觉确实好点。就继续往前一步步挪动,由于裤子提不上来,膏药没有贴好,很快就掉了。

顶着十级大风沙,放眼看去都是黑戈壁。真的生无可恋,绝望、痛苦、无助困扰着我。我的腿更加的疼了,旺旺跟上我说,再给你贴膏药吧。贴了两块膏药。弯腰提裤子的力气都没有。疼痛仍然没有缓解,就这样瘸着挪到了终点。到了终点,大风依然没有停止,听说大风可以吹三天三夜。明天早上要四点起来,六点出发。躺在帐篷根本睡不着,真害怕帐篷被吹走。

三十五公里的大风沙,瘸着挪到终点,深深的绝望,生无可恋。

步履艰难   柳暗花明 

四点起来,腿仍在痛着。庆幸昨晚没有下暴雨,气温低至五度左右,也不敢穿厚的衣服,只穿一个速干裤,上衣多了一件薄羽绒服。早上出发的时候,整个现场,明显少了前几日热闹的气氛,戈壁的清晨,踏着夜色,大家几乎很安静的出发了。最后一天的比赛,路程只有二十多公里,刚开始出发的路程同样是黑戈壁,只是今天的风比昨天小了点。跟着队伍,慢慢的走着,看到A队过来之后,靠边喊个加油。走过黑戈壁,太阳也升起来了,走进一个山谷,一条小溪,有绿树,有芦苇,还有野花,峰回路转又一村,心情顿时好起来了。

你很难想像,刚刚经历了100多公里的风沙肆虐,荒凉无边的黑戈壁,看到山谷里的美景,简直是世外桃源。我和今天负责收队的珠明,还有落下的刘琼,一起拍照,合影,虽然腿痛很严重,精神层面的愉悦也是很重要的。溪水很小,正常一步就可以跨越的,但是腿痛,就只能趟着水过去了,徒步鞋里都是水,能感受到袜子和鞋里的水搅合着,黏糊糊的,无比难受。走过快十公里多的山谷,不知道趟了多少次水,走出山谷,离终点还有三公里,已经看到很多迎接的人群,穿着各种服装的拉拉队。我掺着刘琼,她柱着拐,向终点走去。快到终点时候,志超把大旗给我,我就扛着大旗,跑到了终点。现在回想起来,不知道是怎么跑起来的。抱着鲜花,带着奖牌,扛着大旗,也忘了疼痛的左腿了,各种拍照。

感谢厦大后勤的团队,准备了这么强大的拉拉队,还有这么多的美食,牛肉面,西瓜、啤酒、凉菜,好多肉。这四天三夜想吃的都在这了,吃一碗最好吃的牛肉面,才是最过瘾的了。据说很多人到终点都哭了,可是我没有。我是笑着冲过终点的。我每天大概需要六个多小时走完,A队一路4分左右的配速,两个多小时跑到终点,他们到终点大部分都哭了,后来看到那么多痛哭的照片。吃面的时候,对面坐着明城大哥,原来他是A+队的,昨天晚上六点从我们第一天出发的地方,130公里的距离,自导航、自补给、头戴探照灯,连夜不休息,早上8点多到达终点。大神啊,我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,你跑的时候有风吗?他说,有啊,出发的时候风就很大,走的和你们一样的路。不敢想象,这是怎样的挑战赛。以13小时的成绩获得了A+团队的亚军。崇拜的五体投地,只有经历过,才能感受到这种信仰。

每个人都很开心,各种拥抱,各种合影。只有经历过,才更能懂得珍惜,懂得感恩,懂得幸福。坐着大巴,回到敦煌市区,整个敦煌全部笼罩在沙尘暴中,没有初见的安静美丽。但是她能顽强的在这里生存几千年,这也是人类向大自然勇敢的挑战。

在庆功晚宴上,大家尽情的喝酒吃肉,载歌载舞,也尽情的哭着。大汉很快喝倒了,爬在桌子上睡着了,我们没有人去打扰他,因为知道他太累了。夏浩也很快喝倒了,抱着我不停的说着,他终于放松了,因为作为队长,他肩负的很多。总指挥静妈咪,嚎啕的哭着,还有忠辉,还有得余、大师兄、旺旺、春羽、璐璐、好多好多人,拥抱着,喝着,哭着,又笑着、狂舞着,相信我们平时都不会这样放纵自己,因为太累了,太痛苦了,又太幸福了。走过茫茫戈壁,都是兄弟姐妹。 

我想对每棵草、每朵花、每棵树微笑,

告诉它:你是最美的;

我想给每个人一个拥抱,

告诉他:你是最棒的,见到你真好。

我想珍惜每一天的日子,

每一滴水,

每一粒粮食,

每一刻的幸福。